举办地点 : 南京国际展览中心(南京市龙蟠路88号)
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展会动态 / 一位民办养老院院长:最大的投入是硬件,最难的是留住人才,最不敢想的是收回成本

一位民办养老院院长:最大的投入是硬件,最难的是留住人才,最不敢想的是收回成本

浏览数量:1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20-08-07      来源:本站

“第一年只有5个人,还是我厚着脸皮请来的亲戚朋友。营收?那肯定是入不敷出。现在,我们这儿住着80多位老人,按照备案养老床位数110个算,入住率算很不错了。这样,也就是刚刚收支平衡。”


孟广海,房山区阎村镇国爱老年人服务中心(以下简称“国爱”)负责人。作为一个典型的民办养老院,自2013年成立以来,国爱终于实现了收支平衡。但相对于7000万的前期硬件投入,回本之路才刚刚开始。


据统计数据,北京市的养老院只有约4%实现了盈利,62.4%的机构需要10年以上才能够回收投资


图片1

图片来源于摄图网,图文无关


-1-

最大的投入是硬件成本


作为早年房山区进城发展的成功人士,孟广海在2006年前后被邀请回房山,参与区里残疾儿童康复事业。“一开始是建设康复医院,后来又做了康复训练中心。”


到2010年,孟广海开始筹划增加养老服务业务。2013年,正式办理了养老机构的相关手续,直到现在,国爱依然有残疾儿童入住。虽然助残和养老有一些共通之处,但是孟广海还得一点点摸索。


“一开始以为有床、电视、家具就行了,其实根本不止这些。”第一次添置硬件设施,仅房间内的基础设备,呼叫器、氧气瓶等就花费了近400万元。


孟广海投资养老的方式,被业界称为“重资产”模式,也就是个人投资买地、建房、购置设备、聘请人员等等,“前前后后一共花了7000多万人民币”。除了自己的积蓄,还有向亲朋好友借的款。


尽管投资巨大,但经过对郊区市场的调研,国爱在开张之时把床位费定在了1250元/月这个很低的标准。


“没人,真没人来,最开始第一年只有5个人,而且全是我厚着脸皮去拉过来的亲戚朋友。”孟广海说,当时郊区的养老院每月只收600元左右,对特困人群免费,民办养老院的市场非常狭小。



-2-

最难的问题是留住人才


从5个人到80多人,只用了6年时间,国爱实现了很多郊区养老院做不到的入住率。“还是要专业,尤其对人员的培训,对护工的重视。”


孟广海表示,能坚持在养老事业一线的,特别是护理员,都很善良。在国爱,经常能看见陪着老人聊天的护理员。80岁的老人张秀芹告诉记者,她每天最喜欢的就是坐在温暖的活动室,晒着太阳,和护理员们拉家常。


国爱目前的护理人员,大多数是本镇的家庭妇女。经过多年的不间断培训,甚至连行政人员都掌握了护理技能


孟广海也想过招收外地的年轻护理员,但是磨合后发现并不合适。“一个是我们这里工资水平比城里的低,外地护理员来,还要管吃管住,我们在人力成本上负担不起。另一个是年轻人相对来说,没有那么能吃苦。”


北京城区的养老院,一张床的床位费养一个护理员绰绰有余,在郊区则捉襟见肘。国爱的护理员平均工资大约3000多元,算上保险,人力投入大概是4000多元,而现在每张床的收费刚过3000元。


“现在的人,上哪儿不能挣这3000多块钱啊。”尽管都是乡里乡亲,孟广海还是想方设法留住护理员队伍。


除了逐步提高工资待遇,还想了很多办法,比如职工亲属入住,床位费优惠;员工自己未来入住,只收伙食费。“我父母都住这儿呢,也有职工家属住这儿。自家人住这儿,自己干活也更投入。”

图片2

图片来源于摄图网,图文无关


-3-

最不敢想的是收回成本


国爱一直没有停止专业化改造、更新的步伐,近年来,与阎村镇对接成为照料中心,还接入了智慧养老系统,逐渐成为房山区排名前列的民办养老机构。


随着相关扶持政策的落地,各级政府多年来对国爱的投入和补贴,一共约有500万元,但与收回7000多万的投资还相去较远。


孟广海介绍:“现在除了本镇本区的老人,也有一些城里排养老院排不上队的老人过来,总入住率超过50%了。现在每个月收支都是三四十万,基本上可以做到平衡。至于收回投资成本,那还是很遥远的事。”


他的下一步计划,是将目前国爱的星级从二星级提升到四星级,这样可以获得相对高一些的床位补贴。但是,这也意味着更高的投入。


“比如说翻新房间,我做了下预算,一间屋子最低四万八,一次就是好几百万。”为了持续投入,国爱增添了适老化改造等业务,孟广海还在自己其他生意里找资金填到养老院来。


女儿旅居国外,55岁的孟广海暂时看不到谁能接班他的养老事业。他说,有人咨询过租用这块地,一年轻松几百万收入,但是他放不下,怕租出去人家就不做养老了


就像当初放不下残疾孩子一样,“现在我们这里有80多位老人,还有40多个残疾孩子,总不能让人走吧,不行。”



-4-

62.4%的养老院称回本周期超10年


2018年5月北京市民政局曾发布《北京市居家养老服务设施摸底普查》。全市460家机构在回答有关盈亏的问卷时,4.1%称“有盈余”,“基本持平”占33%,“稍有亏损”占32.5%,“严重亏损”占30.4%


2019年9月,北京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乔晓春发表文章《养老产业为何兴旺不起来?》,提到一组对北京市458家养老机构的更新数据:盈余占4.0%,基本持平占32.8%,稍有亏损占32.6%,严重亏损占30.7%


乔晓春的调研显示,北京市的养老机构中有近20%的机构入住率不到20%,有50%的机构入住率不到50%。真正“一床难求”的只有49家养老机构,占全部有效养老机构的10%多一点。


关于回本周期,乔晓春的文章也有问卷调查,回答需要1至3年就可以回收投资的机构只有4.6%,有19.5%回答需要4至6年回本,有13.5%需要7至10年才能回本,而有62.4%的机构需要10年以上才能够回本

图片3

图片来源于摄图网,图文无关


-5-

养老产业不是赚快钱的地方


中国公益研究院养老研究中心主任成绯绯是北京市民政局2018年机构普查的主要负责人之一,当时的情况是,北京市中心城区,尤其东西城的养老机构入住率高。而郊区以养老院为主,入住率普遍较低。“普查是从2016年开始做的,几年时间过去了,已经有一些亏损的养老院退出了市场。”


成绯绯表示, 2013年是业界公认的中国养老产业元年,那一年进入养老产业的资本非常多,“大家都觉得养老是‘朝阳产业’,结果投入后才发现,养老根本不是赚快钱的地方。”


资本进入养老产业,最大的投入就是前期的硬件。“早期很多投资主体存在盲目性,重资产形式,是投入最大的模式。”成绯绯说,这种模式,要想收回成本,周期可想而知地长。


而现在更多养老机构属于轻资产模式,尤其以“公办民营”为比较理想的状态,“有些专业服务能力强的小型公办民营养老院,甚至一两年就收回了投资。”


2013年前后,养老产业正热之时,全国各地都出现了在城市周边、山清水秀之地,投入大笔资金建成的养老机构。成绯绯说,总体上,北京的老人更需要离家近、设施齐备、可以提供专业护理的养老机构,这也是很多中心城区养老机构一床难求的原因。


成绯绯说:“郊区那种庄园式的养老院,实际上适合旅居式的老人,用以短期居住。但中国有活力旅居的老年人,有很多又被孙辈拴住了,这部分市场不稳定。养老产业真正的刚需人群是高龄、失能、失智老人。这些老人,无论是自己还是他们的子女,都不希望去离家太远的养老机构。”


来源:北京晚报(有所删节)
原标题:一个民办养老院的回本之路
记者:孙毅(文并摄)


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展会动态 / 一位民办养老院院长:最大的投入是硬件,最难的是留住人才,最不敢想的是收回成本
组织机构

主办单位

 江苏省民政厅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江苏省分会

支持单位

 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
 江苏省残疾人联合会

承办单位

 江苏贸促国际会展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

 江苏省智能助老装备研究会
 
联系我们
2020江苏国际养老服务博览会组委会
 参展咨询:
    徐飞:025-52856753/13951643836 
    佘开妍: 025-52856753/18936891600


 会议商谈
    张竹:025-52856755/13851755306

    龚梦瑶:025-52856755/13770537641

 媒体合作:
    周蓉:025-52856755/19951953588


 agedcare@jsccpit.gov.cn  
 
版权所有 © 2020 江苏贸促国际会展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焦点领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