举办地点 : 南京国际展览中心(南京市龙蟠路88号)
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展会动态 / 万字干货 | 荷兰“失忆小镇”Hogeweyk ——重新定义失智老人疗养机构

万字干货 | 荷兰“失忆小镇”Hogeweyk ——重新定义失智老人疗养机构

浏览数量:3     作者:本站编辑     发布时间: 2020-08-10      来源:本站

“老来多健忘,唯不忘相思。”随着年龄的增长,许多老年人的记忆力都出现了或多或少的退化。然而对于其中一部分老年人来说,他们心智及记忆力的退化幅度,已经远远超过了正常老化的范围,发展成失智症。




一、失忆的老人




  1.1 何为失智症  


失智症是一种综合病症,会导致患者思考能力和记忆力长期而逐渐地退化,影响记忆、思维、方向感、理解力和语言能力等,认知功能的损害通常还伴随着情绪控制、社交行动或动机的恶化。最为常见的失智症为阿尔茨海默症,占失智症总患病人数的60%到70%,其中成因至今不明且无法治愈,患者确诊后平均余命为3到9年。


失智症目前影响着全球约5000万人的生活。2017年日本失智症患病人数为462万,约占65岁及以上人口的15%;2019年美国失智症患病人数为580万,占美国65岁以上人口的10%;目前中国失智症患病人数为1410万,占65岁及以上人口的8%。中国是世界上失智症患者最多、增长速度最快的国家,预计到2030年,中国失智症患病人数为2330万,占世界失智症患者总数的三成,并且85岁以上老人中每3人就有1人罹患失智症。


  1.2 失智老人照护现状  

大部分失智症为绝症,死因通常是外在因素,例如褥疮感染或肺炎,而不是疾病本身。最新的脑科学和临床医学研究显示,合理的照护和良好的疗愈环境可以减缓失智症病情的发展和老人身体机能的衰退,改善老人的生活品质和心里健康。良好的疗愈环境要满足熟悉感、安全性、认知导向、自由度、促进机能发挥和适度刺激这六个维度的标准。


2018年世界阿尔茨海默病报告显示,在包括中国在内的发展中国家中,90%以上的患者由家人照护,病情发展到中后期,常常给家属带来极大的照护压力,甚至严重影响其身心健康,而这又会反过来降低照护水平,进一步影响失智症患者的生活质量,患者和家属互相影响的恶性循环就此产生。因此,让患者接受专业的照护极为重要。


在发达国家中,大部分的失智患者会入住专业的照护机构。美国阿尔茨海默症报告显示,80岁以上的患者中,入住护理机构的患者占三分之二,其中超过60%的患者将在疗养机构中死亡。


相较于家庭照护模式,在机构中的老年人可以享受到专业的照护,患者家属也得到了很大程度的解放。但是,当下专业的失智症疗养机构同样存在很多问题。那里的空间和医院类似,枯燥且冰冷。机构中员工和老年人的比例通常较低,无法顾及到老年人多样化的需求。为了提高工作人员的效率,老年人的活动被严格管控,在固定的时间吃饭、洗澡、娱乐和社交。他们大部分时间被关在建筑室内,出入都需要得到工作人员的许可。一位在荷兰多家失智症疗养机构工作过的护士指出,大部分机构的大门上都有密码锁,他们在输入密码时要刻意避开老年人的目光或用手遮挡住密码键盘。即便走到户外,老年人的活动空间依然有围栏环绕,他们也只能在一众目光的监视下短暂地享受阳光和新鲜空气,或者观察路人。大部分传统的疗养机构如同“监狱”,完全背离了疗愈环境的标准。许多老人每天无数次地询问工作人员自己何时才能回家,甚至还会出走或者“潜逃”。


图片1

传统失智老人疗养机构的室内空间


在失智老人疗养机构中,荷兰 “失忆小镇” Hogeweyk绝对是一个例外,它打破了禁锢人性的传统模式,极具创造性地探索了失智症疗愈环境的新边界。对于第一次走进Hogeweyk的人来说,它似乎与普通的荷兰小镇没有区别,然而这个小镇的150多名居民全部是重度失智老人,而小镇上超市、酒吧、电影院、邮局等场所的员工全部身兼两职——既是超市收银员、酒吧服务员、剧院售票员、邮递员,又是专业的失智症照护人员。整个小镇像是现实版的“楚门的世界”,是专属于失智症老人的独特空间,他们可以在精心设计的“真实世界”而非养老机构中安度晚年。

图片2

Hogeweyk小镇的蔬果店和邮局


二、搭建“失忆小镇”



小镇创始人Yvonne van Amerongen和 Jannette Spiering曾在传统疗养院工作过,经验告诉她们,类似医院的空间和身着工作服的医生和护士让失智老人感到陌生,他们无法理解自己为何身处这样的环境,这种困惑会加剧其心理负担,让他们变得抑郁、愤怒、有攻击性,甚至病情加剧。在1992年,Yvonne听到母亲告诉自己父亲过世的消息后,内心一闪而过的念头是:父亲没有经历住疗养院的过程,在家中突然离世是幸运的!她很快开始反思,作为疗养院的管理者,为什么反而不希望自己的父亲住进来——非人性的机构化疗养模式是主要原因。她希望创造一个自己和亲友们都乐于入住的疗养院,让失智老人过上有尊严的生活。为此,Hogeweyk的创始团队提出了4项原则:适宜的环境,延续过往的生活方式,专业与个性化兼具的照护模式和可持续的运营管理方案。


图片3


Hogeweyk小镇超市里采购的老人和伪装成店员 的护理人员


  2.1原则一:适宜的环境  


用替代现实(Alternative Reality)的方式去营造“去机构化”(deinstitutionalized)的失智症疗愈环境——将荷兰人真实的居家环境,社区场景和城市空间浓缩汇聚在Hogeweyk小镇。确保老人在熟悉的住宅、社区和城镇空间里,不会因陌生的环境而感到困惑不安。



  1)熟悉感

“失忆小镇”Hogeweyk占地约1.6万平方米,总建筑面积约1.2万平方米,户外空间0.8万平方米,于2009年12月开业。在整体规划上,Hogeweyk拥有住宅区、商业区、办公区和公共空间等一切常规小镇的功能要素,整合了城镇广场、超级市场、美发沙龙、剧院、酒吧、咖啡厅和餐厅等物业形态,主体部门为两层高的砌体建筑。其建筑、景观和室内设计也完全还原常规的荷兰小镇。因此,不管是在厨房烹饪,邀请朋友到家里聚餐,还是到公共场所购物,看电影,在酒吧聊天,到教堂礼拜等等老年人以前可以做的所有事情在入住之后依然可以在熟悉的空间环境中继续,他们的日常生活不会因为住进疗养机构而被打断。由于记忆衰退,失智老人会渐渐忘记自己是谁,最新的脑科学研究显示,在熟悉的空间环境中延续以往的生活可以给这些老人带来安全感和归属感,同时延缓他们自我忘却的过程。


图片4

Hogeweyk景观总平面图



图片5

Hogeweyk小镇酒吧


2)安全性

谈到失智老人疗愈空间,安全首当其冲。Hogeweyk小镇内部的一切都是精确控制的,人员上除了居民就是专业的护理人员和志愿者。在这里,老人虽然可以自由活动,但和所有传统疗养院一样,老人无法走出这座“失忆小镇”,一道玻璃门将其与外界真实的城市空间隔离开来。对于小镇中的大部分老人来说,他们只会经过这座大门一次,走入之后就进入了这个替代现实的世界,直到生命结束。小镇入口远离主要活动区域,因此鲜少有老人漫游至此发现小镇之外更大的世界。并且小镇里真实的空间和日常生活具有足够的“欺骗性”,老人们会认为自己一直生活在真实而没有边界的世界里。偶尔有老人问起这个门通往何处,护理人员也会巧妙地转移老人的注意力,让老人回到Hogeweyk营造的世界中。


图片6

小镇入口外侧


图片7

小镇入口内侧


3)认知导向

机构养老院最典型的空间布局就是一条长走廊串联起两排房间,走廊中没有自然光,每个房间的入户门和室内布局也极其相似,身处其中,失智老人很容是失去对时间的把握和对空间的理解。不同于机构养老院同质化的空间属性,Hogeweyk小镇里每一处设计都别具特色——剧院广场上有圆形的喷水池和明黄色的报亭,经常有人坐在喷泉边五颜六色的长椅上晒太阳;广场一角是咖啡馆,透过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有人在边吃下午茶边聊天;广场的背景建筑是剧院,会定期举办各种演出和文艺活动……如此,小镇上特殊的居民们可以经由一个个精心设计的“地标”辨认方位,通过自然光线的变化理解自己当下所处的时段,对小镇的空间环境和时间环境产生清晰的辨识,更轻松地建立自我与环境的关系。


图片8

Hogeweyk广场景观


4)自由度

失智老人会常常忘记自己身在何处,有强烈的漫游需求,遇到阻隔往往会沮丧、焦虑、愤怒或有攻击性。因此Hogeweyk所有房间都没有门锁,老人们可以自由地穿梭于室内外不同的房间和大街小巷,有更多的机会亲近自然。在建筑高层空间的老年人常常难以找到电梯或者楼梯,因而活动受到很大限制。而在Hogeweyk,老人们可以通过自己房间的阳台或者公共空间的露台到达连通二层空间的“天桥”,或散步,或“站在桥上看风景”,观察地面上的活动。小镇的所有电梯上都装有感应装置,当感应到有人时,电梯门会自动打开,老年人走入电梯后也无须按楼层按钮,会被自动带到另外一个楼层。如此进一步减少通行的障碍,同时也使老年人免于操作电梯带来的困扰。


图片9

Hogeweyk的“天桥”和街道


为了配合老人们不同的活动需求,小镇也提供了多样化的公共空间——剧院广场可以作为街头剧场,户外空地可以进行物理治疗,丰富的景观设计则为老人们提供了轻松的环境去感受四季的流转。


图片10

户外活动的老人们


5)促进机能发挥

在小组团空间和熟人团体中生活可以缓解失智老人的症状。小镇建筑以“L”型或“U”型的组团方式围合出8个大小不同,或开放或私密的庭院空间,形成由广场到街道,再到庭院和住宅的空间层级。小镇共有23户住宅,每户是由6到7位老人和固定的4人护理团队构成的“家庭”。老人和护理护士每天都有近距离接触和交流,便于他们在护理人员的帮助下完成日常生活中各项力所能及的活动。住宅中有起居室、餐厅、厨房、书房、浴室和阳台等,每位老人也拥有自己独立的卧室,室内从空间布局到家具摆设都和普通家庭无异,功能要素可以满足老年人的一切居家需求,包括缝纫、烹饪、看电视、玩拼图、阅读等等,从而最大程度地促进老人继续发挥身体机能去独立地完成如厕、洗澡、饮食和娱乐等活动。


图片11

起居室和书房


图片12



享用早餐的老人们


6)适度刺激

Hogeweyk会精心地控制室内空间的光系、声音、温度、色彩和气味等,让老人处于舒适的状态。老年人瞳孔的扩张和收缩速度会变慢,当光线变化时,老人常常看不清,所以Hogeweyk室内的地面、灯罩、台面等都使用了亚光材质以避免直接反射强光或者产生炫光。


在很多疗养院中,餐饮由中央厨房统一烹饪,老人只能在固定的时间到餐厅用餐。而Hogeweyk却如同所有普通的家庭一样,每一户的护理人员在住宅的厨房里为老人们准备三餐和零食。在做饭的过程中,厨房里食物的香味飘向餐厅和起居室,是普通人日常生活中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但是绝大部分老年人住进疗养机构之后,就再也无法体验这微小的美好瞬间了。就这点而言,住在Hogewey的老年人是幸运的,食物的香气可以刺激他们的感官,激发他们的食欲,从而延缓病程的发展。


图片13

和护理人员一起准备晚餐的老人


图片14

开放式厨房和餐厅



  2.2原则二:延续生活方式  


真实生活中的社会关系和生活方式——提供多种选择的社区环境,组织丰富的活动形式,鼓励稳定的社交关系,让失智老人过有品质的生活并且感受到生活的意义。


在创造出熟悉的物理环境的基础上,Hogeweyk还希望老人们可以在小镇延续自己几十年的生活方式。大部分人的生活方式往往在20多岁的时候形成,包括日常遵循的社会规范、价值观、饮食习惯、生活节奏和与他人相处的模式等,是每个人自我的一部分。即便罹患失智症,这些老人的自我也同样值得被珍视。人在生命的每个阶段,尤其是晚年,倾向于和生活方式相近的人生活在一起。Hogeweyk团队从1993年开始研究荷兰人的生活方式,结合1994年对169位失智老人亲属的采访,从社会学的角度分析了荷兰当代文化、宗教、族裔和阶层,提取出了7种主要的生活方式和集体记忆,并由此创造出7种拥有不同特色空间场景的社区,分布在小镇大大小小的建筑组团中。大部分失智老人的记忆停留在其青年时期,住宅内部从装修到家具,包括窗帘、桌布和餐具的选择都以荷兰1950年到1970年流行的风格为主。



图片15

7种社区的空间分布


1)工薪阶层社区:该社区的居民曾经是水管工、木匠、建筑工人等工薪阶层,这些老人们常常聚在一起讨论彼此的职业。在设计上,房间布局较为传统,着重打造亲切舒适的环境氛围。这些社区的老人们聚在一起会烤老式苹果派或者古早风味的蛋糕,聚餐菜品也往往是传统的荷兰菜。

2)清教徒社区:基督教是该社区生活方式的核心。居民们会定期去教堂做礼拜,一同祈祷和聆听宗教音乐。他们的生活方式是克制的,因此这里提供的熟食是简单的荷兰菜,用餐前会集体祷告,与咖啡或者茶搭配的零食也仅仅是一块饼干或者巧克力。

3)艺术发烧友社区:艺术、文化和文学是这个社区的核心。这里的居民喜欢读书看报,去剧院、电影院、博物馆和音乐厅。平等和互相尊重在这个社区显得尤为重要。这里每天都会供应丰盛的三餐,居民用餐时间长,食物种类多样。

4)贵族社区:该社区的居民注重礼仪,对自己的外表比较在意,会定期参加古典音乐会,喜欢享用早午餐和下午茶。该社区住宅的室内装潢为古典风格。在这里,用餐被视为社交行为,居民们喜欢吃法国菜,因此餐具格外考究,菜肴的摆盘也很重要。

5)居家社区:照顾家庭和处理日常家务对这里的居民来说很重要,他们经常一起叠衣服或者削土豆皮,爱玩老式游戏,吃传统荷兰菜。

6)印度尼西亚后裔社区:这是专门为当地的印度尼西亚后裔设计的。该社区的生活方式较为怀旧,并且尊重印尼传统,居民们通过视频、DVD、照片、音乐和香火分享对印尼的过往记忆。这里的居民常去亚洲市场和印尼社团,会每天一起享用两顿热气腾腾的饭菜。餐点以印尼菜为主,偶尔也有一些经典荷兰菜。

7)都市社区:这里的居民们开放、直接、气氛活跃,会定期前往动物园、游乐园、剧院和游泳池。这里的下午茶供应奶酪和香肠,居民们通常共进晚餐。


图片16

不同社区住宅的室内设计


在入住之前,Hogeweyk的工作人员会让老人的亲属填写精心设计的调查问卷,了解其过往的生活经历、性格、爱好和生活习惯等,安排老年人入住相应的社区。在Hogeweyk多样化的社区环境中,几乎所有荷兰老年人都可以找到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


创始人Yvonne说:“我们是社会动物,我们需要社交生活”,在失忆小镇,没有人是孤岛。社交和社会关系是生活方式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Hogeweyk鼓励老人的家人亲友们经常来小镇探坊,并为此提供了诸多的便利。小镇上的一切公共空间都对家属开放,举办的各种活动也会向积极邀请亲友,在老人生命的最后阶段还会安排其伴侣或子女入住陪伴。护理主管Brenda Smart在一次讲座中提到,有一位老先生,每天按时到达小镇,和他住在那里的太太骑双人自行车,沿着街道一圈圈环绕小镇,非常热情地和每一个迎面走来的人打招呼,这是他和他处于失智症晚期的太太每天中最开心的时光。还有一位女士,每周有六天时间到小镇,给她住在那里的先生弹钢琴,每每这个时候,已经失去语言能力的老人却可以伴着钢琴旋律哼唱起来。家人、亲人和朋友对失智老人的疗愈至关重要,对于小镇的未来,Hogeweyk管理团队最宏大的愿景是,有朝一日,老年人可以和家人一起入住。


图片17

自行车夫妇


图片18

钢琴夫妇


  2.3 原则三:专业与个性化兼具的照护模式  


Hogeweyk共有 250名员工,每个居民有4个照顾者,每个照顾者最多服务7名老人,他们以超市销售人员、室友、家政服务人员或家庭成员的身份出现,融入这些失智老人的日常生活中。在生活上,钱财的管理对于大部分失智老人来说是最困难的事情,因此Hogeweyk里的一切费用都包含在月费中,购物、理发、到餐厅用餐等一系列消费在都不需要老年人额外付费。当老年人对此产生疑惑时,经验丰富的工作人员会让老年人在一张消费单上签字并且告诉他们日后再来付款即可。常常有人把Hogeweyk“失忆小镇”比作电影“楚门的世界”中被人为创造出来的场景,然而与之不同的是,这是一个最为善意的人造世界。Hogeweyk的目标是让每一个老人过有尊严的生活,创始人Yvonne和 Jannette说她们并不会向老人们隐瞒这个“谎言”,如果老人们对自己的生活环境有疑问,工作人员并不会撒谎,会说他们住在能得到护理和支持的地方,而大多数居民会在15分钟后忘记这个对话。


图片19

Hogeweyk种扮演成超市收银员的护理人员


Hogeweyk的照护模式以家庭为中心,23户家庭的护理和经营相互独立,每户的护理团队由两名护理护士(care nurse)、一名资深护理护士(care nurse plus)和一名家政人员(home supporter)组成。荷兰的护理人员按照专业度分为2到5这4个不同等级。护理护士属于2级,主要负责照顾老人们的日常护理;资深护理护士属于3级,负责为家庭中每一位老人制定护理方案,同时向家属及时反馈老人身体状况的变化;家政人员不具备护理专业技能,主要负责家务和烹饪。该团队还负责全方位照顾老人的生活,从为其洗澡、洗衣服、做午餐到修指甲。



图片20

Hogeweyk照护团队架构


在家庭之外,小镇的照护团队还包括护士助理(care nurse assistant)、住院护士(staff nurse)、内科医师、护理医师(nurse practitioner)、社会教练(social coach)、心理医生、康复教练(coach)、理疗师、夜班团队(night team)。其中每位护士助理负责巡护4个家庭,为其提供额外的护理援助。由于荷兰老龄化加剧,内科医师出现短缺,因此护理医师的职位被创造出来,执行内科医师60%的医学任务,主要是老年人常见的慢性疾病,包括慢性肺病、糖尿病、心脏衰竭和伤口护理等。在Hogeweyk,护理医师是内科医师和护理护士之间的桥梁,他们的主要工作为参与制定和传达医疗方案,培训护理护士,以及向医师反馈医疗方案效果。住院护士的角色和护理医师类似,不过他们主要负责夜晚和周末的时段。像护理医师和内科医师一样,社会教练和心理医生的工作也密切关联。社会教练观察并监测老年人的行为,将其发现的困难反馈给照护团队,由护理人员给老人提供帮助。和心理医生不同,社会教练的工作不是改变老年人的行为,而是通过改善老人周边的环境来提升其生活品质。


Hogeweyk为老人提供全天候护理,医生时刻待命。工作人员的一天是如何展开的呢?假设一线工作人员发现老人出现异常状况,而他无发独自应对,他会根据问题的缓急,给相关负责的护理医师打电话或者发邮件。如果情况紧急,他会呼叫急救热线;每一个护理医师都会随身携带呼叫装置,接到通知后会立刻前往老人身边,如果需要,护理医师还会召集其他工作人员到现场援助。


图片21

陪伴老人的工作人员


2.4 原则四:可持续的运营管理方案  


Hogewey小镇的建造成本约为2200万欧元,其中政府出资1900万欧元。这里老人每月的费用约7000欧元,但是政府会提供津贴,每个家庭每月实际的支出依家庭收入而定,通常不会超过3200欧元。这一费用包含了在小镇中居住、水电、医疗、照护、饮食起居和娱乐活动等一切花销。


在运营费用上,Hogeweyk和其他所有的养老院一样,拥有政府完全同等的财政支持。创始人之一Jannette强调:“我们不是一个富裕的养老院,我们有赤字,但是我们在缩小债务方面很有创造力。” 为了给小镇创造一些收入,她向公众开放了餐厅和咖啡馆,并开始租借剧院进行会议和表演。资金的有限也意味着Hogeweyk床位数的有限,只有病情严重的失智症患者才能有入住的资格。一般情况下,也只有当老人去世才会有新的入住名额。




三、评估与反馈


在传统的疗养院中,老年人入住后到去世的平均时间为2.5年,在Hogeweyk,这个时间延长到了3.5年。在搬到Hogeweyk之前,失智患者会表现出内向、愤怒并高度依赖照护者,大多数时候,还会沉迷于毒品。入住Hogeweyk之后,老年人变得独立并且主动参与社交活动。他们在“失忆小镇”里继续过罹患失智症之前的生活——购物、做指甲、去酒吧……


Hogewey每两年必须向其居民及其家人提供一份调查表,以评估其护理人员的表现,荷兰养老院护理人员的平均得分为7.5,满分为10,而Hogeweyk护理人员的平均得分为9.1。家属们对Hogeweyk的总体评价为8.9分,员工自己的工作满意度为7.6分,都远远高于荷兰平均水平。


投入使用以来,Hogeweyk收获了很多好评,但同时,这一类似“楚门的世界”的疗养模式也引发了大量的争议。核心争议点在于这种人造的虚假世界,对老人而言是不是一种蓄意欺骗。



四、它山之石,何以攻玉



如今Hogeweyk模式已经 “远销海外”,在美国、德国、加拿大、意大利、瑞士等国都出现了类似的养老院。那么,这样的模式在中国可行吗?


中国当前的养老格局以家庭为基础、社区为支撑、机构为补充。目前,95%以上的失智老人需要家庭成员或家政人员来照护。世界卫生组织曾指出:“当家庭成员被诊断患有失智症后,作为其护理者的家人很容易成为第二个病人。”这种说法也许有些绝对,但在一定程度上道出了失智症老人居家养老之困境,失智老年人的照护工作是涉及到数千万个家庭的“刚需”。


  4.1 场景难以统一  


荷兰Hogeweyk疗愈空间的关键是营造出老人所熟悉的场景和生活方式,而我国地域广阔,失智老人的背景存在很大的地域文化差异,很难在同一家养老机构中安放下全国老人的集体回忆,国外现行的情景式设计经验并不完全符合我国国情。如若采取因地制宜,小范围的摸排失智老人的背景,针对一定地域范围内的老年人,则有一定的可行性。



  4.2现有政策针对性不强  


从政策来看,我国养老保障对象过于宽泛。各级政府在机构养老和社区养老等方面出台了不少政策,也投入了大量保障资金,但总体缺乏针对性。对于普通老人而言,有退休金来支持生活开销,医保来减免住院费用,晚年是有一定保障的。但我国目前医保政策与老龄护理报销制度尚未有效衔接,失能失智老人长期照料系统尚未建立起有针对性的政策制度,一旦因失能失智需要护理,大部分中等收入的老年人及其家庭便极易陷入经济困境。而情景式养老机构属于国内较高端的服务型养老机构,开发商拿地成本高,服务价格也高,难以适应普通失能失智老人的现实需要。



  4.3专业服务机构不足  


我国失智症照护和专业的服务机构严重缺乏,数量有限且地区分布不均。据统计,2017 年我国至少有1000 万失能老人需要长期照护床位,但目前可用床位不到130万张。我国有注册登记的养老机构2.8万家,其中仅有20%的养护型、医护型机构能为失智老年人提供其所必需的护理服务,和欧洲等发达国家相比,落后很多。从服务资源看,地域分布不均衡,东部多于西部,城市多于农村,尤其是专业性失智症照护机构集中分布在北京、上海、天津等有限地区。



  4.4 运营和设计的专业度有待提高  


发达国家的失智养老设施经历了从精神病院到机构化护理院再到失智老人特殊照护单元、家庭化组团之家的转变,且国外学者针对失智老人居住环境的评估已研发出多套照护环境评估量表。相比发达国家,我国为失智老人提供照护服务的养老设施出现较晚且非常欠缺,相关研究也处于起步阶段。



五、小结




随着世界老龄化进程的加速,全世界患有失智症的老人越来越多,很多人在等待着一个类似Hogeweyk的“失忆小镇”,可以在那里得到专业的照护,安稳地度过晚年。


目前,中国对失智的重视度越来越高,开始大量培养失智老人照护的专业人才。2020年4月9日,教育部职教中心首批颁发《失智老年人照护职业技能等级证书》给通过考试的4865位失智老人专业照护人员。《健康中国行动(2019-2030年)》提出了在2020-2030年,65岁及以上人群老年期痴呆患病率增速下降的目标,同时要求全国50%以上的二级医院设置老年科。增强全社会的阿尔兹海默病预防意识,倡导阿尔兹海默病要早筛、早诊、早治,推动预防关口前移。


国内一些开发商和运营机构也在不断打造针对中国人生活习惯、人生经历、文化传统的养老机构,同时引进怀旧疗法、音乐疗法、园艺疗法、芳香疗法和人生回想法等国际先进失智症照护理念,探索针对中国失智老人的照护方案。当下,随着中国加速进入老龄社会,养老制度正在不断完善,运营机构和市场也日渐成熟,或许不远的将来,我们就能在中国的不同区域看到具有地域特色且适应当地生活的失智老人疗愈机构——“江南小镇”、“岭南园林”、“四合院”、“窑洞村落”……


参考资料:

(向上滑动)

1.Hogeweyk.dementiavillage.com

2.Living with Dementia: To Be or Not To Be. Ted talk by Yvonne van Amerongen

3.De Hogeweyk, the Care Concept – Living life as usual with an advanced dementia. Speech by Yvonne van Amerongen at Sherbrooke International Life Sciences Summit – 2nd Edition. Sep. 28-30, 2015

4.Meaningful work at Hogeweyk Dementia Village. Brenda Smart.

5.The Comforting Fictions of Dementia Care. Larissa MacFarquhar. The New Yorker. Oct. 1, 2018

6.Inside the Dutch 'dementia village' that offers beer, bingo, and top-notch healthcare. Chris Weller. Business Insider. Aug. 2, 2017.

7.《2019中国阿尔兹海默病患者家庭生存状况调研报告》


作者


图片22

高扬

美国公认注册会计师;

中国法律职业资格 CCRC产品设计;

爱艺术、爱运动、脑洞大开的水瓶座


图片23

彭冠贤

Rutgers MPA;

南京大学 公共管理硕士;

超有行动力の地产出差达人


图片24

彭海蓓

美国加州注册建筑师;

哈佛建筑学硕士;

创意让生活充满小美好


图片25

张歌

建筑师;播客主播;

爱兔子


美编:予人


当前所在位置: 首页 / 新闻动态 / 展会动态 / 万字干货 | 荷兰“失忆小镇”Hogeweyk ——重新定义失智老人疗养机构
组织机构

主办单位

 江苏省民政厅
中国国际贸易促进委员会江苏省分会

支持单位

 江苏省市场监督管理局
 江苏省残疾人联合会

承办单位

 江苏贸促国际会展有限公司

协办单位

 江苏省智能助老装备研究会
 
联系我们
2020江苏国际养老服务博览会组委会
 参展咨询:
    徐飞:025-52856753/13951643836 
    佘开妍: 025-52856753/18936891600


 会议商谈
    张竹:025-52856755/13851755306

    龚梦瑶:025-52856755/13770537641

 媒体合作:
    周蓉:025-52856755/19951953588


 agedcare@jsccpit.gov.cn  
 
版权所有 © 2020 江苏贸促国际会展有限公司   技术支持:焦点领动